The Advanced Clinical Course Lectures

高階臨床研修演講

當費城博士研修、山達基8-8008與要素完成之時,賀伯特先生已經發現運作中的希坦之潛能以及要達到這樣境界的路徑。但是無論他現在是否有達到極致,研究與發展的下一步將會更加重要。也就是說,聽析程序與聽析要經過修訂,用簡單的文字描述,直到全部聽析員都能夠應用這些聽析,讓每一個人都能恢復他原有的潛能。

為了達成這個目的,他在紐澤西康敦庫伯街的726號的建築物,在二和三樓設立了八個辦公室。這些辦公室是用於當初稱做高階技術特別研修事實上,這個研修實在太特別了,就算有很多人申請,賀伯特先生只精心挑選全球十二位最佳聽析員,而他們就因為這樣來上這堂研修。

而就在這個歷史性的一天,也就是1953年的10月,他首次發表高階臨床研修的第一場演講。在接下來的六個禮拜中,他利用他的關鍵性發現,來指導聽析員如何達到離體,以及這樣做對恢復一個人的原始狀態有何關係。詳細描述這個技術的精確歷史和機制,以及要如何應用,賀伯特先生澄清離體不是一個聽析程序,這只是每個待清新者都能夠回復的自然情況。

但是離體還有更多東西,而且它本身成為了高階臨床研修的特徵。賀伯特先生就在營業場所開了聽析診所,使用高階臨床研修的技術;在他的監督之下,學生聽析不同層面的待清新者:無論是先前對山達基毫無概念的新大眾,或是最「不可能」的個案。目的:提供賀伯特先生測試資料以便研究並重新修訂,測試的不只是聽析技術與聽析程序,還有訓練聽析員的方法。按照這樣的情況進行,他的目的就是要找出能夠探索並解決人類偏差錯亂最深處的方法,而且利用這個方法,這個技術就能被廣泛地運用,每個人都能因此受益。

而且裡面也有明年將會揭露的事情。儘管高階臨床研修準備好要進行了(儘管賀伯特先生堅持只訓練由他選出來的少數人),全世界的聽析員不再是「申請」註冊這個研修,而是他們真的需要上這個研修。就如同L. 羅恩 賀伯特做出的回應,現在則成為傳奇的要素:接下來的一年內會上至少八堂不同的高階臨床研修,全部總共500場的演講,最終現象會是OT離體的能力,如同《人類能力的開創》一書中所描述的一樣。

然而他的工作卻尚未完成。 儘管他編纂的路徑屬於山達基,賀伯特先生還是要找出任何待清新者能夠採用這條路徑的方法。如同賀伯特先生之後所寫的:

「在找到他人能夠完全運用的方法,幫助他們找回原本的潛能,編纂教材和研發相關聽析程序仍是必要的工作。」

而這就是他在研究與研發所有高階臨床研修時,所要達成的目標。從鳳凰城到華盛頓特區,從倫敦到聖崗,從墨爾本到約翰尼斯堡:每場高階臨床研修遵照第一版的形式,賀伯特先生和一個又一個的聽析員、一個又一個的待清新者一起工作。羅恩在從事這些工作時,他的高階臨床研修演講象徵著他每天無時不刻持續研究的記錄。如果大會演講預告邁向山達基的新里程碑,那麼高階臨床研修所採用的就是為何要應用技術的原因以及方法:

  • 客觀性聽析程序:數百種相異的聽析程序,這些構成了十分重要的技術,對於拯救每個個體,並且還給他們的無限未來,這個技術極其重要。
  • 團體聽析:包含在一場高階臨床研修中,幾乎由賀伯特先生傳授給出席者的團體聽析;至少48堂的研修,主題包括想像、改變想法、離體和擁有;
  • 是之身分聽析:這種聽析程序能夠讓待清新者成為或不成為任何事;
  • 溝通公式:強調聽析員應用技術時,其中所蘊含的理論、公式和聽析程序;
  • 念力設定與決定一種聽析程序,可以帶給待清新者更改、改變或轉換穩定資料的能力,而藉由回復他的選擇能力,一個人就能夠重新獲得品行、行為準則、是之身分與未來;
  • 遊戲遊戲的組成部分為何是分離障礙,離體擁有,以及改善待清新者玩遊戲能力的全部技術;
  • CCH這項技術上的突破,其重要性和發現ARC一樣重要。這項技術的特點是降低技術的深奧之處,每個個案都能夠應用,CCH立刻就成為通往清新者與OT的重要捷徑;
  • 訓練演練賀伯特先生研究CCH結構時,以此研發為人類首次面對的第一項技術。這裡有進階教導TR以及教導他人TR背後的故事。這也是賀伯特先生的TR與CCH個人指導,它揭曉了這項技術其中所蘊含的做法以及原因
  • HAS相互聽析這個技術利用突破性的掩口聽析,並包含完成清新星球的技術性與管理性方法;
  • 責任感越軌行為與隱瞞行為技術這項技術的發現不僅傳授許多生命基本層面的解決方法,而且還掃除個案收穫的障礙,讓個案有所收穫並穩定地達到OT階段,這是前所未有的技術;
  • 前置聽析程序 :這不僅僅是任何人在聽析期間所做的聽析程序和聽析步驟,也是提供一項嶄新且強大的傳播工具,復興一個人對生活的興趣。

全部來看,高階臨床研修演講按照年代順序,網羅了賀伯特先生重大的研究與發現,這些資料之前從未發表。每場演講、每篇發行文、每個聽析程序。這也的確是眾人期待已久的目標,全部的知識。不僅是一個人能得到全部的資料,而且也是因為這份資料就代表一切:按照時間發生順序,閱讀起來相當輕鬆,你所複製的概念就是原始資料。這份資料沒有任何遺漏,一個人得到它就等於得到所有的資料。

誠如L. 羅恩 賀伯特所言:

「這些錄音帶是唯一紀錄著每天每週戴尼提和山達基的研究進展。它們是開路先鋒,從完全無知到今天的成就。人類本來完全不瞭解心靈,現在我們已經有所成就。這些演講就是出路的里程碑。」

L. 羅恩 賀伯特一直都希望有一天,資源和技術都已成熟,可以讓所有人都得到這些演講,這一天現在已經到了。而且這是第一次你能夠擁有全部的演講。